英文水平如何?会见金日成两次用英语

很多人认为是在晚年开始学英语,但是,接触英文实际上是很早的。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写的《传》中提到,1910年离开韶山老家,进入湘乡县城新式学堂——东山小学堂读书,那里有一个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老师,教英语和音乐。所以,最早是在17岁那年开始学习英语的。

1966年10月1日,在广场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七周年大会上,由副统帅发表讲话。讲话稿由陈伯达起草,内有“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一词,但是当时的“第四号人物”陶铸(排在、、周恩来之后)看了讲话稿,觉得“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用词太凶,容易扩大打击面,于是向建议加一个“对”字,变成“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同意了。但是,舞文弄墨出身的认为“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在语法上不通,念起来也拗口。听了的话,就说:“以后就提‘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后来周恩来曾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词,向提出异议。周恩来说:“‘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这个提法合适吗?党内历来提路线问题都是提左倾、右倾,没有反动路线这个提法,这样提合适吗?”这时候,用英语作了回答,说原来用Counter-revolutionaryLine(反革命路线),后来改成Anti-revolutionaryLine(反对革命路线),最后还是用ReactionaryLine(反动路线)好。周恩来当下便说:“我懂了。”

与周恩来之间与英语有关的轶事还有一次。1974年12月23日,周恩来抱病飞赴长沙,向汇报四届人大筹备工作的情况。与周恩来谈话时,指着在场的王洪文说,“Politics(政治)比他强”,确立了的地位,史称“长沙决策”。

在“文革”以后虽没再学英语,但是却常常在接见外宾谈线日,朝鲜劳动党金日成抵达北京,当天便在会见了他。两个老友见面寒暄,居然说了一句英语:“Welcome(欢迎)!”并自我解嘲地说:“我发音不好,讲外国语。”当双方谈完了共同关心的国际大事,金日成起身告辞,却要金日成“等一下”,然后出人意料地问:“你们吃饭还用筷子吗?Twosticks(两根棍子)?”

与美国人会面的时候更喜欢“秀”一把英语。1970年12月18日凌晨,身着睡衣,膝盖上盖着一条毛毯,在住处与美国记者斯诺海阔天空的谈线个小时。吃早饭的时候,与斯诺的谈线个英文单词,其中向斯诺介绍,“我早让你来看中国的,看all-roundcivilwar(全面内战)。”有人评价,All-aroundcivilwar这个词用得很地道,显示了的英文词汇功底。

在与斯诺的谈话半年之后,美国总统尼克松派遣基辛格秘密访华,开始了中美建交和关系正常化的进程。1973年2月17日晚上11点半,会见基辛格,王海容作为记录在座,翻译除了唐闻生以外,还有一位沈若云。显然对这位翻译不大熟悉,谈话间他当着客人的面问周恩来:“这个中国人的英文能力很好。她是谁?”周恩来回答以后,感慨地说:“我们的翻译实在太少了……我们现在的翻译现在只有二、三十岁,如果他们老了以后,就无法翻译得像现在这么好了。”睿智的周恩来不失时机地进言:“我们应该送一些人出国”,当即首肯:“我们应该送一些像这样高的小孩(用手比了一下)出国,年龄不要太大。”(顺便说一句,就在这次谈线年暮春,外交部报经主席批准,派遣5名中小学生去美国学习英语。这就是新中国政府公派的第一批赴美求学的小留学生。在这5名少年留学生中,后来有两位颇具知名度:一个叫洪晃,是章含之的女儿,另一个叫章启月,是中国驻联合国政务参赞章曙的女儿。)

在随后的谈话中,说:“我听说外面传说我正在学英文,我不在意这些传闻,它们都是假的,我认识几个英文单字,但不懂文法。”基辛格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恭维的机会:“主席发明了一个英文字。”对此爽快地承认了:“是的,我发明了一个英文辞汇——papertiger。”基辛格马上对号入座:“纸老虎。对了,那是指我们。”宾主大笑。

1975年10月21日晚,再度与基辛格会晤。在这次会谈中,基辛格说“我们有一些共同的敌人”,用英语回答“Yes”,并写在纸上。基辛格马上恭维,“我看主席学习英文大有进步”,并请求把这个字条送给他,爽快地答应了。这张小小的纸条应该是流传于世的惟一英文手迹,而且目前存在美国人手中。

第一个原因是有兴趣。其次是想换换脑筋。第三个原因:马克思。曾说:“我活一天就要学习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见马克思的时候怎么办?”这也可说是式的幽默,否则见了马克思说什么语言、谈什么话题呢?

最主要的一点则是挑战性。对于而言,学习语言是一种自我挑战。1975年12月31日子夜,会见了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和女婿戴维。这两位美国年轻人注意到,他们面前的82岁的尽管已被疾病折磨得精疲力尽,“斗争”的话题却使他又“像青年人那样兴奋起来”,“他的头脑甚至比中国的年轻一辈更充满活力,更渴望斗争”。说:“我们这里有阶级斗争,Classstruggle!”,“八亿人口,不斗行吗?!”

Classstruggle(阶级斗争)这个英文单词,既反映了的英文水平,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的一生。

摘编自《求是》、《党史博览》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文化频道【编辑:张中江】相关新闻·里的非机密轶闻:跳舞最爱《浏阳河》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