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加息75个基点概率升至957%美联储高官接连“放鹰”财长耶伦也坐不住了

美东时间6月19日,美联储理事、2022年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下称FOMC)票委沃勒(Christopher Waller)表示,如果美国经济数据如他预期的那样,他将支持美联储在7月会议上再次加息75个基点。“美联储会‘全力以赴’重塑价格稳定。”他说道。

沃勒以及近日多名美联储高官的发言,让联邦期货市场对美联储下月再次加息75个基点的押注飙升。截至发稿,芝商所“美联储观察(FedWatch)”工具显示,期货市场认为美联储在下月底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目前为95.7%,而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仅为4.3%。

美联储激进加息的背后是美国40年以来最高通胀,美国财长耶伦于周日发表公开讲话,表示美国经济衰退或可避免,但高通胀恐将伴随整个2022年。

对于高通胀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影响,投行杰弗瑞首席市场策略师大卫·泽尔沃斯(David Zervos)在发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置评邮件中表示,尽管许多人将5月份的CPI视为美联储立场转鹰的一个原因,但对FOMC来说,市场通胀预期上升所带来的问题却要大得多。“我们预计美联储将继续以抑制通胀为第一要务。”

美联储FOMC目前预计,未来六个月美联储将把联邦基金利率从目前的1.50%~1.75%的区间上调到至少3.4%的水平。

路透社报道中称,以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支出(PCE)衡量的通胀已经达到了美联储2%目标的三倍还多。对此,沃勒表示,“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他还补充称,迅速将利率上调至中性水平,并进入限制性的区间,对于减缓需求和抑制通胀是必要的。

沃勒表示,如果美国经济数据如他预期的那样,他将支持美联储在7月会议上再次加息75个基点。他认为,收紧货币政策可能会将目前3.6%的失业率推高至4%~4.25的水平,甚至更高。他补充称,“但我的目标只是让美国经济放缓,市场对美联储加息将导致经济衰退的担忧有点过头了。”

除了沃勒外,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注:非2022年FOMC票委)上周五也表示,他支持美联储在7月再次加息75个基点。

卡什卡利在一篇博文中写道,“我在本周的会议上支持将联邦基金利率提高75个基点,并可能支持在7月再次采取这样的行动。”他还称,7月会议之后的“审慎策略”可能是继续加息50个基点,直到通胀率顺利降至2%。

此外,就在三周前还表示不要过快加息的亚特兰大联储行长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注:非2022年FOMC票委)近日也突然“转鹰”,博斯蒂克不久前曾警告,称美联储可能需要在9月暂停收紧政策以评估经济。如今,博斯蒂克一改此前的态度,支持美联储上周大幅的加息,且表示政策需要更加有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市场目前也显然更倾向于加息75个基点。截至发稿,芝商所“美联储观察(FedWatch)”工具显示,期货市场认为美联储在下月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为95.7%,而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仅为4.3%。

每经记者还注意到,伴随着5月通胀续刷40年新高,几乎所有美联储政策制定者都成为人物——美联储上周三公布的货币政策声明显示,所有的11位票委中,只有堪萨斯城联储行长乔治一人不赞成加息75个基点,而是更倾向于加息50个基点。

乔治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近30年来最大幅度的加息,加上缩表操作,给经济前景带来了不确定性。“我们调整政策利率的速度很重要,”乔治在上周五发布的声明中说。“政策变化对经济的影响有滞后性,重大而突然的变化可能会让家庭和小企业在进行必要的调整时感到不安。”

大卫·泽尔沃斯在发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置评邮件中表示,“尽管许多人将5月份的CPI视为美联储立场转鹰的一个原因,但对FOMC来说,市场通胀预期上升所带来的问题却要大得多。美国密歇根大学的最新调查显示,市场对美国短期通胀率的预期已经从3%升至3.3%。虽然这种变化看似不大,但如果预期继续上升至3.5%(目前看来这极有可能发生),那么我们将看到自90年代初期以来从未见过的高通胀预期。我们预计美联储将继续以抑制通胀为第一要务。”

针对市场对美国通胀和经济前景的担忧,美国财长耶伦当地时间6月19日表示,许多美国人担心的经济衰退“根本不是迫在眉睫的”,但“高到无法接受的物价”可能整个2022年都会伴随着消费者。

“年初至今,我们的通胀很高,这将导致今年剩余时间的通胀更高。我预计美国经济将放缓,但衰退并不是不可避免的。随着经济和劳动市场的复苏,已经达到充分就业的水平,就业市场一直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增长。”耶伦说道。

耶伦认为,高通胀是“全球性的,而非局部的”。她认为,俄乌冲突导致的能源供应中断,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导致了高通胀,且“这些不利因素不太可能立即消退,与全球形势相关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克利夫兰联储行长、2022年FOMC票委梅斯特也赞成耶伦的观点。当地时间6月19日,梅斯特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美国通胀率将从当前水平逐步向下移动,需要两年时间才能降至美联储2%的目标。

此外,梅斯特表示,尽管增长放缓,但她预测并不会出现经济衰退。梅斯特称,美国经济增长确实在放缓,失业率也确实略有上升。这是可以接受的,美国希望看到需求可以有所放缓,以使其与供应保持一致。

与上述两位政策制定者不同,一些华尔街投行对美国经济前景持相对悲观态度。例如,摩根大通策略师表示,由于担心美联储的政策出现失误,标普500指数暗示目前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85%。

摩根大通量化分析师和衍生品策略师尼古拉斯·帕尼吉佐格罗(Nikolaos Panigirtzoglou)等人在报告中写道:“总体而言,市场参与者和经济主体对衰退风险的担忧似乎加剧了,如果他们坚信自己的判断并据此作出行动,比如说削减投资或支出,那么衰退预言可能会自我实现。”

摩根士丹利CEO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也表示,伴随着美联储与通胀的不断角力,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正在上升,但不太可能是严重衰退。此外,本月上旬,花旗银行CEO弗雷斯(Jane Fraser)也警告称,美国经济难以躲过衰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