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掉300亿只剩3家共享单车成功了吗?

外国人眼里的中国新四大发明,这几年变化最大的是哪一个?不是高铁、电商、支付宝,而是共享单车。

现代城市居民离不开共享单车。作为城市交通的最后一公里,共享单车发挥着像人体毛细血管一样的基础作用,不仅方便大众出行, 还相对绿色、环保。

街头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近几年悄无声息的发生了蜕变。最直观的变化就是颜色变少了,从以前五颜六色,五花八门的牌子,到如今只有黄、绿、蓝三种主流颜色与运营商。然而,更加深层次的变化是共享单车不再以烧钱换取野蛮生长,而是在经历巨亏倒闭和重新洗牌后进入三足鼎立,和谐发展的新局面。

2016-2017年是共享单车发展最快也是最乱的时期,在当时共享经济的耀眼光环下,资本大举涌入共享单车市场,仅2016年下半年涌入风险投资就超过30亿人民币。

此时的ofo和摩拜相互竞争,比谁融资更多,谁后面的靠山更硬。前者有滴滴,阿里,后者则坐拥腾讯,美团和高领资本,二者旗鼓相当。自先后融资4轮,ofo与摩拜共计获得23亿美元资本进账,估值超过独角兽。烧钱抢占市场,成为当时唯一的打法。

随后,为了更大面积的推广,摩拜开启了免费骑行活动,宣布将免费送出1000万张月卡,用户领取后即可享受30天的免费骑行福利,骑行次数和骑行城市不限。ofo也立即跟进免费骑行活动,将双方的竞争引向了白热化。最疯狂的时候,ofo在华东高校进行推广时,甚至推出了“每骑一次奖励6元现金红包”的活动。ofo的运营人员鼓励学生多骑车多领红包,甚至有运营人员还表示有同学已成功下单1000次。

竞争从国内烧到国外,两家巨头不吝重金,亏钱也要把业务推向海外。摩拜曾进入新加坡、欧洲和美国,ofo也在新加坡有过昙花一现,最终都是灰溜溜撤军收场。正因为烧的是投资人的钱,这些共享单车品牌在海外经历的挫折还是没能让其真正醒悟,依旧为了抢占市场上挥金如土。

到2017年巅峰时期,ofo 和摩拜月均用户量分别达到2693万人和2378万人。而以ofo、摩拜为首的全国70多家共享单车企业,在此时也蛮不讲理地“霸占”着全国各大城市的主要街道。

无序且过渡竞争,不惜成本地超量投放,粗放式管理,都让群雄混战的共享单车市场弊端逐渐显露,甚至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共享单车乱停乱放,不仅挤占公共空间,而且阻碍交通,危害公众安全,还有大量僵尸车囤积一处,出现壮观的共享单车坟场。

长期靠融资输血,企业盈利不佳,维护管理跟不上,致使车子破旧不堪,骑行安全事故频发,用户退押金费还需要排队几十年才能退成。

2018年3月15日,央视315晚会点名共享单车押金难退问题后,共享单车乱象成为人们热议的焦点。随后监管重拳出击,2018年5月22日,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起草《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各个城市也纷纷响应,相继出台管理细则,要求企业把押金放在托管账户,控制单车投放总量,并对共享单车实施精细化管理。

政策高压之下,资本市场逐渐冷静下来,加上共享经济热潮退去,市场普遍对共享单车的烧钱模式产生质疑。

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自2016到2018,市场上共创立过70多家共享单车公司,投放到市场上的共享单车超2300万辆,累计融资额在260亿人民币以上,而这些钱却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全部烧光!

260亿,足够国家再造1艘航空母舰和10架舰载机,相当于1.5万名年薪20万的白领连续工作十年的总收入。最后,这些钱变成堆积成山的自行车,只能去卖废铁,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

资本只要停止输血,共享单车陷入资金链断裂,或者倒闭,或者停业,或者卖身的危局。哪怕是两大巨头也无法置身事外。

摩拜限于资金紧张,被迫卖身美团。2018年4月,美团花了27亿美元买下摩拜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卸任CEO职位,再过7个月,摩拜创始人胡玮炜也离开了摩拜, 这期间,摩拜创始团队大规模离职和裁员,取而代之的全是美团的人。到了2019年,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接管摩拜,最终,摩拜退出历史舞台,成为美团单车。

相比摩拜被收购,ofo倒闭的命运就悲惨许多。早在ofo倒闭之前,ofo除了疯狂烧钱上新闻外,还丑闻不断。不时有员工爆料公司内部腐败严重、管理混乱,区域经理每月通过虚报修车数量而套取公司大量资金,数额从数万到几十万元不等。“爱怎么花怎么花,爱买什么买什么”、“没人管我”一个ofo的区域经理接受采访时如此回应。

但最致命的是ofo的股权设置极其不合理,创始人戴维只占1/3股份,无法掌控全局,背后还有占着大量股权的滴滴和阿里等“婆婆”要伺候,因此管理层变动极大。2017年蚂蚁金服战略投资ofo , 阿里系高管进入ofo决策层,7月老股东滴滴高管也入驻决策层,加强对ofo控制,防止ofo变成阿里系。

而同年11月,经过一番权利争夺,戴维最终让滴滴的几位高管“强制休假”,转而走向了提供后续救命钱的阿里。同时ofo的董事会又实行一票否决制,俗话说三个和尚没水喝,在推动ofo和摩拜合并等重大决策上,重口难调意见不和,加上一票否决,因此无法推进,最后美团先行一步收购摩拜,让ofo失去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难怪马化腾发朋友圈说关于ofo溃败的原因是源于一票否决权。

大浪淘沙,如今街道上的共享单车只剩下黄色(美团单车),绿色(青桔单车,即滴滴)和蓝色(哈啰单车,即阿里)三种,市场已从跑马圈地进入到精细化运营的三足鼎立局面。

1、背靠互联网企业大金主,因此不用担心融资问题;用户也不用担忧押金取不回来的风险,企业可直接利用平台信用优势,让用户免押金骑行。

2、借助背后互联网大企业的技术,实施精细化动态管理, 比如共享单车可以精准定位、定点还车、防盗和提高新车安全,以技术提高用户使用体验的同时还能满足监管要求。

3、不再单靠租车费盈利,而是通过单车业务嵌入巨头生态,产生协同效应带来回报。

三家共享单车企业都能给对应的母公司美团,滴滴,和支付宝,带来流量、用户和应用场景。一举多得,何乐不为。

不纯粹以租车费盈利,话虽如此,但现在三家企业也开始理直气壮涨价了,毕竟一个企业总是要靠自己造血功能活下去。

蔡老师发现大多数用户也心甘情愿被涨价,现在共享单车给大众带来便利的同时,又可以和其他交通和谐共处,而且服务和质量上去了,多一两元钱大家也认为值得。

共享单车之争已经结束了?其实这结论下的有点早, 新的战火在共享电单车战场才刚刚燃起。与共享单车比,共享电单车的优点在于省力,行驶距离能够覆盖到“最后5公里”,远大于共享单车,因此投放区域不限于大城市,广阔的小城市和县城也能成为共享电单车的舞台,新老玩家都盯上共享电单车这块新蛋糕,也自然成为兵家必争的增量市场。我们又可以等着看一场大戏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