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的「加利福尼亚男孩儿」等你回来

那个「加利福尼亚男孩儿」走了,虽然只是租借加盟天津津门虎,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巴顿这一走,要想回来就难了。就好像去年的张瑀,离开说明他已经不是球队需要的人。

巴顿离开国安,其实对他来说未必是坏事,毕竟在外面他能够获得更多的机会,这一点,相信巴顿自己有体会,因为他正是因为曾经离开过,才有了今天。

巴顿上一次离开国安是2016年,作为国安梯队里的佼佼者,他和魏鑫是国安95-96梯队里最早进入一线队的球员,曼萨诺时期就让他跟队训练,但在那支兵强马壮的国安队中,他并没有机会。

2016年夏天,国安将他租借到了梅州客家。在中国足坛,素有「南梅州,北延边」的说法,在中国南方的足球之乡,巴顿正式开始了职业生涯。

在梅州队的一个赛季,巴顿得到了充分的锻炼机会,这半年的时间里他踢了9场球,不仅自己留下了1个进球和1个助攻的成绩单,而且还帮助梅州队升级成功,自己拿到了中乙联赛的冠军奖牌。

2016年底,巴顿与同样外租的朱朝庆、李文博一同回归国安,并都和国安重签了合同。

2017年,中国足协开始推行U23球员政策,作为U23球员储备,当时国安队中的适龄球员除了巴顿之外,还有朱朝庆、魏鑫两个95年出生的球员,以及吴贵超、黄超、张岩三个97年出生的球员。

但是显然,这个时候的国安一如既往地对自己的梯队球员缺乏信任,在赛季开始前,国安紧急租借下了留洋的95年小将唐诗。

2017年联赛的首场比赛,唐诗作为U23首发出场,表现中规中矩,当时国安球迷还颇为欣慰——没出事,没拖后腿,挺好。

唐诗是外教何塞的首选U23,只要他没有伤停,基本上都会出现在主力阵容中。那时候还是助教的谢峰曾向何塞推荐在预备队中状态不错的巴顿,但并未引起何塞的重视。

对于巴顿来说,转机来自于何塞的下课,谢峰接手后,第一件事就是弃用了「海归」唐诗,启用了自己培养的「土鳖」巴顿。

冥冥中的一个天意是,巴顿在谢峰手下代表国安的首次首发对手就是天津泰达,也就是他如今的东家。

而巴顿的表现,跟球迷对唐诗的评价完全不同——不是凑合能用,不是没出事没拖后腿——而是,一个U23球员居然这么好用!

让球迷欣喜的是,巴顿在同鲁能的比赛中进球,这对于他自己是一个莫大的鼓励。谁都知道国安和鲁能的比赛意味着什么,能够在同死敌的比赛中进球,对于一个U23球员来说,给他树立起了强大的自信心,也让球迷对他完全认可。

如果说谢峰让巴顿出任边前卫,踢出了比唐诗好得多的效果,那施密特的到来,则让巴顿在球场上找到了自己帮助球队的另外一种方式。在施密特手下,巴顿作为双前锋之一搭档索里亚诺,他成为索里亚诺身边最好的僚机,利用自己频繁的跑位和扯动,巴顿为索里亚诺制造了很多空间,这些都被神射手索里亚诺转化成进球。

巴+索组合,在当时已经成为了国安锋线上的一种战术现象。索里亚诺一旦失去了巴顿的扯动,马上就会陷入到对方人高马大的后卫的包夹中而失去威力。

2018年,国安大手笔的投入引入了多名球员,其中包括95年龄段最出色的球员韦世豪。据说,国安引进韦世豪,是因为周董欣赏韦世豪身上那股混不吝的气质。

韦世豪是95国青队的头牌,是天之骄子,也是海外留洋镀金(涮水)归来的。而巴顿在此前从来没有入选过国字号,他只是在国安梯队里有所表现。

于是,施密特试图改造巴顿。联赛首轮,施密特将巴顿放到了右后卫的位置上。只可惜,巴顿在这个位置完全无法适应,踢得浑浑噩噩,塔尔德利和吴兴涵频频在这一侧制造杀机,国安0比3输给了对手,对巴顿的改造失败了。

平心而论,施密特的这次改造的想法是对的,是出于对国安和对巴顿都很好的出发点上。因为当时国安最薄弱的就是右后卫,而如果巴顿能够改造成右后卫,那么虽然这个点可能还是国安最弱的,但是相当于用一个U23去占据最弱的位置,反而对球队的影响是最小的。而巴顿也会因此有更多的比赛经验去积累。

但施密特选择实验巴顿的场次似乎有待商榷。面对鲁能这样的对手,又是联赛揭幕战的比赛,面对塔尔德利、吴兴涵、刘彬彬这样的外援和名将,巴顿显然无法应对。如果施密特能够从一些弱队身上开始试验,让巴顿慢慢适应边后卫的比赛方式和节奏,或许这次尝试真的就成功了。

就在巴顿尝试改位置的时候,韦世豪的表现堪称惊艳,他在联赛第二轮就打入一脚远射世界波,表现出了比巴顿强很多的个人能力。这样一来,巴顿确实应该成为替补。

但是,韦世豪个人的缺点毁了他自己。联赛才没有几轮,韦世豪就累计黄牌停赛,当时张稀哲尚未复出,国安又一次启用了巴顿。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无论是搭档巴坎布还是搭档索里亚诺,巴顿在场上,国安的进攻就变得活跃了很多,虽然巴顿自己给对手制造的威胁不如韦世豪大,但他就好像一个催化剂,可以让国安的进攻发生化学反应,这一点比韦世豪上来以后国安进攻马上稚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为国安的中前场有太多优秀的球员,为了能够让这么多10号同时出场,施密特冒险启用郭全博,结果大获成功,解决了球队战术和人员安排的问题。巴顿和韦世豪都成了替补,好在,因为在战术上的作用,巴顿的顺位比韦世豪还靠前。

正因为这两年在国安的表现不错,巴顿被选入了U22国家队,还进入了国家集训队大名单,他也被认为是中国足球未来重点考察和培养的球员之一。

应该说,巴顿受益于U23政策。若没有U23政策,2017年的时候,无论是何塞还是谢峰执教,他也不会得到机会。而没有机会的话,后面的这些故事也就没有了。

但是反过来,巴顿也受限于U23政策。待到2019年巴顿已经不是U23球员后,他不得不让位给更年轻的王子铭、张玉宁。一个球员,22岁的时候是自己的巅峰,23岁时候开始面临竞争,24岁的时候基本上淡出阵容,这就是中国足球目前的现状。

热内西奥接手国安时候,曾经尝试使用巴顿。这位善于边路进攻的法国教练,在比埃拉受伤的情况下,选择让巴顿和奥古斯托分别出现在两个边路的位置,这一招效果不错,巴顿还打入一球。

只是后来,热内西奥找到了更好的战术阵型,球队改成了以中路为主的4312,巴顿基本上又没有机会了。

在不是U23的这两年里,巴顿的出场机会很少,但他每年都能为国安进球。应该说,他还是在成长的,只是因为比赛太少,成长的太过缓慢了。

其实,无论有没有U23政策,也无论教练是谁,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巴顿算不上一个天赋极高的球员。所以,他不会像张稀哲那样,不到20岁就名震中超赛场。很多人都说,巴顿的上限不会很高,在国安这样的强队,他够得上一个替补位置,但很难竞争主力。

而只有离开,巴顿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当然,即便机会再多,以巴顿的天赋,恐怕也不会成为中国足球的一流球员。

虽然祖籍山东,但从小就来北京踢球的巴顿,其实身上有着浓郁的北京足球特质。有人说巴顿勤奋,所以他特别擅长扯动,但这不如说是巴顿在场上有着出色的跑位意识,他总能够为队友制造出空挡,这也是一种能力。而且,无论是什么时候上场,巴顿都能够把自己的特点发挥出来,他不怯场,碰到机会也还都能把握得住,心理素质还是够硬的。脑子好,基本功扎实,心理素质过硬,这都是北京球员的特点。

其实这些年,有关巴顿会离开的说法很多,巴顿自己也不是没考虑过,但他之所以两年来一直在坚持,主要还是无法割舍对国安的那份感情。他从少小之年就来到北京,穿着那绿色的球衣长大成人,这份理想的实现和情怀,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国安的那个加利福尼亚男孩儿走了,去了临近海边的天津,希望他能够享受到更多的阳光,在北京以东的地方,比队友更早地迎接朝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